忘龙06

邝露是被一阵食物的香味叫醒的,不知道润玉从哪里找了些野菜和着蘑菇竟还捕了一条鱼,鱼汤泛着白色的鲜美颜色。“你醒啦,快来尝尝我的手艺。”润玉回头一笑,邝露仿佛看见鬼了,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眼前这个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竹勺就着一个简易的竹杯盛汤的男人,刚刚居然一脸桃花,美色误人啊。她怎么从不知道这个傻小子笑起来这么好看,简直就是像满山开遍了刚刚冒着小花骨朵的桃花在他眼里洒落,周身散发着一种温暖如春的气息。邝露看见他慢慢走过来,完蛋了春天向自己走过来了。这小子今天也太好看了吧!邝露赶紧回神,“表哥好兴致,没想到你还会捕鱼!”润玉看她脸上表情十分勉强,“昨晚睡得可好,是不是着凉了?”放下竹杯,伸手就要去够邝露的额头。邝露赶紧闪过,天知道她脸多烫,他一摸可不就露相了。

润玉看着落空的手,一阵沉默,还是拿起鱼汤递过去,“快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邝露心虚的接过来,猛喝一口。“!”邝露一脸不可思议,“表哥你真是深藏不露啊。”润玉笑笑,“你喜欢就好,这是我第一次下厨。”应该说是第一次亲手做饭而不是凭空变,当然鱼是河神送的,他这么火急火燎的下凡又去水里捞人,人家河神还以为有行河什么差错呢,看他又没什么召见之意,只好催动小鱼们来贿赂一下。

“等下我们便出去看看有没有船夫可以送我们回岸上的吧。我爹娘应该着急了。”邝露还是想早点回家,邝府上下此时怕是要急疯了。润玉深深的看着她,他多想能跟她多相处一下,他已经几十年没能好好看过这张脸了。“好,那我们走吧。”走出他们休息的山洞,河边沿岸尽是两人高的水草和沿岸而生的灌木林,天地自然孕育,竟也结出了许多的野果和山花,还有一些平时看不到的小鸟在灌木里飞过停留,倒也鸟语花香。沿着河边走,不少地方水势较高,不时有大石横贯期间,邝露一开始坚持自己走,倒也小心翼翼走了小半里路,润玉看她坚持自己走,也十分贴心的在身后护卫一二。但是有时候越小心就越容易出错,邝露一个脚滑,见势就要往后仰倒,润玉飞身上前稳稳接住她,但是很不巧,他也脚滑了。“啊~小心。”哗啦过后,两个人纷纷跌落水滩,邝露有润玉做肉垫总算好点,润玉湿了个全身。郁闷的润玉抬起脸幽幽的瞅了眼邝露,如春的美颜带着一股水汽在阳光下反而充满了光环,就像在发光的美玉。

扶起还在愣神的邝露,润玉背过身去蹲下身,手放在背后向邝露招招手,“上来,我背你。”邝露正要拒绝,“我背着你走会快一点。”邝露狂汗,乖乖的爬上润玉背上。润玉扶好她以后开始大步流星的上下走动,居然稳稳的就像如履平地。邝露看着眼前虽然看上去不宽厚的肩背。莫名的感觉很安心,或许这桩婚事真的是天赐良缘吧。

没人看见的地方,润玉自己乐开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兴的,邝露还当他还是李清呢。深山的河谷地带一个白衣公子背着一个青衣娘子徐徐的走着。润玉知道这么走下去,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怕是要天黑,他倒是不会累,只是走一天一点疲态都不露未免邝露起疑。手指微动,轻轻地划了个水系召唤咒。“冷泉河谷,鲤儿速来,扮船夫。”

不多时,远处飘来一叶扁舟,船上一位渔夫正在慢慢的挥动水浆,邝露赶紧挣扎着要下去。“表哥,有船,我们快喊住他!”

润玉装摸做样的招招手,那船远在百米外却似乎有风在推动,不一会儿就来到他们眼前,一个穿着蓑衣的年轻船夫大声问:“两位可是要坐船啊?”邝露赶忙答是,船夫放下梯板,“来吧。”

虽遇到船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是邝露总觉得这个船夫怪怪的,他划桨根本没见多大力,小船的速度约犹如千里江陵一日还,再加上他一直笑眯眯的盯着自己,问她怎么知道的,她每次一抬头看他他总是第一时间看着她微笑,见鬼,她居然觉得这个船夫有点清秀。她索性问道,“这位小哥可是要回巢林郡?”船夫瞥了眼润玉,见他暗暗颔首。“正是,姑娘要去何地,我可以先送姑娘和公子。”邝露一喜,“顺路顺路,我们也是回巢林郡。”

船夫见她挥动手臂扇风,手腕上却正赫然一串人鱼泪。不动声色的与润玉密语传音,“哥,你这是找到嫂子了?连龙鳞都给了。”润玉本在闭目养神,此时眉毛微微一抬,貌似无意地瞥了眼邝露的手腕,“只是为了护她安宁。你不要多想。”

洞庭君笑他,“哟,害羞了,别嘴硬啦,急急忙忙召我前来,我看你还背着她跳来跳去的,不是背的挺高兴的嘛。”润玉瞪他,“胡说,总之你不可太露痕迹。收敛一点。”他真怕这小子胡来,最近他被彦佑带的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还有一事需要你去办,那琼海七皇子元神不知掉落何处,我没时间去找,找到他以后速速带来见我。”

鲤儿翻个白眼,“您还真是胸怀宽广,连情敌也救啊。”润玉看他一脸愤愤不平,“毕竟那孩子年纪还小,你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哼!”鲤儿见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摇头。“一个能用溺水接近邝露姐姐的小孩子,还偏偏是水神的七皇子,也就只有邝露姐姐会相信他。”

他这话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水神的孩子不会游泳,确实引人深思。但他从来没注意过邝露是不是有追求者,因为以前的邝露根本不会给别人接近她的机会。眼前这个会邝露虽然眼里有他,可是并没有邝露原来的记忆。他无法理解她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竟放下了着几千年的执著。


评论
热度 ( 19 )

© 司悦-梅香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