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龙

04

好日子办喜事,中国人一向信奉吉利二字。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正适合订婚,订婚宴设在巢郡最出名的观月楼。这酒楼的掌厨王师傅乃是名厨世家,因王师傅年事渐高,本就是从京师的天一阁回乡养老的,每月所做饭食皆有限额,不提前预约根本无法尝到他的手艺,虽然物以稀为贵,可敬的是王大师傅不论高低贵贱,就算是叫花子预约,只要拿得出一枚铜板他也乐意送上一顿饱饭。他坚持只要珍惜食物,不管是不是达官贵人都应该吃得起饭,也因为这样特殊的规矩,方圆百里都敬他一声“王善厨”。

“爹爹,爹爹,我要吃珍珠人参鸡。”邝维还没坐下就一直闹着要邝父点餐,这道菜正是王大厨的招牌名菜,只是做起来相当耗时,且一人一盅,配料极是复杂。

邝父皱眉,正要斥责他不要大呼小叫,旁边门帘摆动,一位系着厨师白褂子的王师傅笑着答道:“小维想吃啥,尽管说,爷爷给你做。”邝母抱歉的福了福身,“有劳了,王叔。”原来邝母娘家与王师傅家是邻居,可以说是王厨是看着邝母长大的,两家也是通家之好。“客气啦,今天小露丫头定亲必须我来掌厨,也不枉费她叫了我这么些年王爷爷。”说着瞥了一眼李清,上下打量“这就是李家公子吧,嗯,长相是不错,配小露丫头可以了。”说罢一掌拍在李清肩头,李清强撑着还是忍不住往前一斜。

“哼”,邝父看着王大师傅这一掌着实满意,他宝贝女儿可不是那么好娶得。看着身边温柔恬静的女儿,老父亲好白菜被猪拱了的心情又开始翻腾,要知道邝父此时里面的芯子可是太巳仙人。看着和天帝一模一样的脸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多事的月下仙人,要不是他说要圆邝露一个念想,以后回天界也算了无遗憾,他才不会同意让女儿嫁给李清呢。

李清看老丈人一脸阴晴不定,心下一动赶紧掏出红绿书纸,“岳父大人请看过书。”邝露看见那封文书外红内绿里外皆用金线裱饰花纹,可不就是定亲的喜信,邝父慢慢悠悠的看着那封小小的文书,仿佛能把纸盯出朵花,见实在无甚可挑剔的,不急不慢地掏出来准备好的回帖,文定礼成。

李清似乎很是高兴,看他一脸视若珍宝的样子,邝父忍不住重重的咳了一声,“爹爹,你喉咙不舒服?”邝维啃着他的鸡腿,顺便给他爹添了口茶。

邝父瞪了他一眼,邝维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只好低下头怒啃鸡腿。邝母见局面有些尴尬,又谈起月老祠遇到的那个道士,“前些日子就有个道士说露儿好事将近,佳偶天成。果然没说错,当时我只当他是诓我,现在看来应该是得道高人。清儿这孩子人品家世不错,你就别老板着个脸了。”

邝父还欲分说,邝母一把拧到他腰上。本来想说的话被掐死在襁褓中。“!”邝父乖乖闭嘴吃饭。

李清心中欢喜,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邝露了解他的真心。“伯父伯母,小侄听闻巢郡有一福地,名曰冷泉寺,凡是去诚心拜过的伉俪皆有一段好姻缘,明日正是秋高气爽,可否准我请邝维表弟陪我走一趟?我也想去见识一下。”邝维正觉奇怪,他好端端的找他干什么,下意识就要问,邝母赶紧打断他:“你有这份心甚好,不过邝维年纪小,估计也不太清楚具体位置,不如让露儿陪你们一道去,带上几个小厮,给你们提提食盒,那地方可不好走。”

邝露本想拒绝,她多讨厌爬山,就算坐竹轿都晒得慌。看邝母并无打算问他意思,她便知道人家这是让她出去相亲吧。也罢,其实她也想多考察一下李清,不过就是爬个山,权当锻炼身体了。

此时的璇玑宫里落地浮世镜风云变幻,润玉眼睁睁看着她们交换文定,看着他们你来我往,好生热闹。他为邝露开心,但是一想到邝露的未来可能没有他又有点气闷。这口气让他辗转难眠,实在憋不住他又跑到邝府里去了,邝露早已就寝,如果她半夜醒过来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床边盯住自己一定会吓得半死吧。润玉也觉得不妥,但是就这么走了他又不甘心,看着邝露柔和的小脸,突然心下一动,弹弹手指将一片龙鳞按着邝露的手链依样变幻,这片龙鳞起码可以护她性命无虞了。

不知不觉,东方既白。润玉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开开心心的回天上了当值去了,毕竟天界只有一个天帝,他可没机会当个痴汉。

他没想到的是,命运总是充满了变故。


评论
热度 ( 29 )

© 司悦-梅香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