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龙

01

春去秋来,沧海易逝,自上次仙魔大战已是五百年朝暮往复,鲲鹏南飞,人间烟火日日聚散离合。

传说月下仙人喜听评剧,听的高兴便会牵牵红线,故巢林郡月老祠附近的茶楼多得是善男信女,大多希望沾沾喜气,万一月老刨来红线许得一世好姻缘,岂不善哉。“且说那璇玑宫原来的上元仙子,飞升多年,日日布星,从未倦怠,某一年寒露,上元仙子布星之后,本欲会友,途径东海,见一小儿溺水,顺起恻隐之心,岂止此小儿非常人,乃琼海水神七皇子,七皇子欲以身相许,奈何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说书人不急不慢正正好卡住此处,慢腾腾的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哼,故弄玄虚。”一个脸带稚气的小童挑起一粒花生,一口接住,“阿姐,我们走吧,他这一停故意吊人胃口,谁没听过这故事似的,不就是那个神仙姐姐下凡历劫,七皇子生死相随吗,上次没听到结局才来凑个热闹,他却老是卖关子。”

旁边的青衣女子未置可否,早就习惯了弟弟邝维爱凑热闹又没耐心的性子。

“不是你闹着要听结局吗,且待他摆摆架子吧,这里的雅座可不好定呢。”

说书人那口茶似是终于喝完了,“那上元仙子不愿与琼海水神结怨,故托词下凡历劫,体会人生苦乐。那缘机仙子本就与上元仙子交好,遂未秉天帝便大开方便之门。可叹七皇子也是个痴情儿,为了一表真心,竟也追随上元仙子一同下凡。缘机仙子为全好友婉拒之意便给他俩安排的俱是情深缘浅的命格,却不知月下仙人感佩七皇子的痴心,遂欲成全其赤子之心。月老红线一牵,上元仙子与七皇子终是琴瑟和鸣,举案齐眉。”

又是一段神仙眷侣,邝露无聊的喝完茶杯里的最后一口龙井,“我们该回去了,阿娘他们从庙里出来了。”月老祠门口金光闪闪的邝母正由几名嬷嬷扶着下台阶

邝维还对说书人依依不舍,“好吧。”

邝府是本地的书香世家,邝父早年中进士,官拜本地郡守,在位以来,劝课农桑,休养生息,很得百姓爱戴。他的一双儿女也是出落得十分成器,女儿知书达理,一举一动皆是落落大方,就连对门前的乞丐也能和颜悦色。儿子虽然性格稍显桀骜,但读书识字均名列前茅,小小年纪就已是百源书院的山长关门弟子。

丫鬟翠云扶着邝露上马车时,旁边一辆马车正疾驰而来。只见那赶马人紧勒缰绳停下,一位身着月白色广袖常服的青年徐徐走近,原来是昨天刚来巢林的表公子李清。邝露抬起车帘,“表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李清扬起微笑,“是,叔父要我带你们去燕和楼用晚膳,幸亏我来的巧,这就走吧,别让叔父久等了。”

一行人的马车渐渐走远,刚刚茶楼上的说书人一边看着马车上的旗带消失,一边把玩着手上的红线,旁边突然出现一个白衣妇人,周身隐约泛着仙气。“你说刚才的话她听懂了吗?”

说书人摇身一变,收执一根绕着红绳的老木,全身一袭红衣,可不正是爱管闲事的月下仙人,“谁知道呢,她的红线反正我是牵上了。”

“你也不怕天帝给你穿小鞋,他还不知道我们找着邝露了吧。”缘机仙子说着打了个冷颤。“如今他是越来越威严了,上次我放邝露下凡他居然罚我在宫里抄了五十遍天规。每一遍都需要抄二十年啊!真的非常小心眼了,我怎么知道邝露下凡还服了忘忧水,把前尘往事一忘皆空,连她是个神仙都忘了,过忘川孟婆都没法把她拎出来,也不知道轮回了多少世了。”

听到这里月老突然笑了,“要我说,他就是活该,邝露在天上他不珍惜,下凡找不着了他就急了,我偏要让邝露嫁个好郎君,还要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气死他!”缘机仙子看他一脸幸灾乐祸无奈捂脸,这对叔侄的仇怨,哦不,应该是月老单方面跟天帝较劲已经几百年了,月老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绝不认输。

就在月老和缘机仙子互相斗嘴的时,通过天水镜观看两人现场互损的润玉手指一弹,天水镜就收进了衣袖内,忽的一瞬,他来到了燕和楼三楼临河雅间,看着略戴珠翠的邝露,他还是那么温婉,明亮的眼睛里没有世俗的杂质,虽然不明显但是他能感受到邝露今天很高兴,全身散发着一种浅浅的快乐的气息。环顾四周,润玉顺着邝露的视线才发现此间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他衣着清贵,举止文雅,不时与邝父搭话,讨论着商运国是,关键是,他居然跟自己长得一模样,不用想,这肯定是月老干的。

润玉冷眼撇过,转身就上了九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她都把自己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休息休息一下~)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司悦-梅香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