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龙

03

“陛下”,太巳仙人还是那副恭恭敬敬老样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一反平时的温和,“请陛下放过小女。”

润玉凝视着他沉思片刻,“我若是不放过呢?”太巳仙人看着他似乎不是开玩笑的样子,“请陛下念在她一直以来不离不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她自由吧。”润玉认真的看着太巳仙人,“我以前并不懂如何是爱,我知令她失望了,我愿意补救。”

太巳仙人见他不似作伪,说不动容是假的,“小女本就是天地间的一滴转瞬即逝的露水,承受不了陛下的深情厚谊。”叹了口气,太巳仙人放缓神色劝道:回想陛下一路走来,小女明知您心系水神,仍是为了您的宏图大业倾尽全力,没有父亲是不希望女儿得偿所愿的,我也曾存了私心助您夺位,而您又是怎么对她的呢,不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即使在仙魔大战过去后的五百年里也未对她有过丝毫的缱绻宽慰。短短下凡几十年,陛下就回心转意了,你叫小仙怎敢相信。”顿了顿,太巳仙人正色道:“如果是陛下只是可怜小女,感激她,大可不必如此,她从未要求陛下回报。”

润玉知道他如何都不愿相信自己,沉吟片刻,广袖一挥,本来空无一物的石桌上便出现了一个白玉棋盘和一副金蓝双色琉璃围棋。“您别急,我们坐下来,边下边谈。”太巳仙人不情不愿的坐下,“小仙不精此道。”

润玉拿起一粒蓝色琉璃棋子,“无妨,仙上随意。”他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开始说,“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开朗活泼能让我放松的女子,所以我执著于锦觅,她善良单纯,我说什么就信什么,在人间历劫时我亦执着于白月,但是邝露走后我才醒悟,我以为的不一定就是我以为的。人间几十年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女子,从未有其他人如邝露一般待我,我痛苦时她永远陪着我,我步入歧途,她不放弃挽救,就连我的爱情她也尽可能成全,哪有这样的人呢。”润玉喃喃的低语,“她就像是每天的朝露,等我发现我不能失去她时,她早就消失无踪,哪怕就在等几天呢,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再等几天我就能拦住她下凡了。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根本就没想知道我怎么看她的,你叫我怎么甘心。我连我喜欢她都未曾对她说出口,她就擅自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太巳仙人越听越不对劲,“陛下,凡间历劫不可较真,几十年的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不过过眼云烟罢了。”润玉摆摆手,“仙上别急,我自是不会伤害她,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表明心意之后邝露仍是拒绝我,我就此放手,绝不勉强她。”

太巳仙人看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拦是拦不住的,“罢了,但是您必须和我约法三章,在人间不可现神仙身份,不可强行打断她的姻缘,不可提前告知她前尘往事。”

润玉连忙应下,“您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看他一脸信心满满的样子,太巳仙人真的不愿意相信他。

是夜,一道白光划过天幕,落在了巢林郡守府中,前边的花厅内,化身郡守的太巳仙人正在与邝露等众人共赏昙花,也不知是什么好日子,院里的昙花争相开放,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位传说中的仙君驾临本地了呢。

邝露却无心观赏如此美景,她满脑子都是今天阿娘说的亲事,他表哥原来是来此提亲的,据阿娘说来,表哥家里是杭州富甲一方的粮号主人,不能说富可敌国,但是说一句钟鸣鼎食之家毫不为过。并且得天独厚的是表哥家风严谨,虽为商贾家训第一条便是夫妇同心,不蓄侧室,她嫁过去绝不受苦。而且杭州离巢郡也十分近,回家探亲只需坐十天马车的距离。且有河道,来去水路相通,非常方便。这门亲事是挑不出错的。再算过八字,父母商议许久,终于是下了通知,同意了这门婚事,定亲宴便设在下个月的十五,待定亲过后,便开始筹备婚礼,最迟再过六个月便举行婚礼。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邝露没来由的觉得无所适从,本是她的终身大事,却根本不需要她发表意见,虽然她也不打算反对就是了,“毕竟表哥那样谪仙般的人,光看脸也能多吃好几碗饭呢。”邝露边想着边拔着花瓣。

“这花开的不合你心意?”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男声,邝露吓得跳起来,原来是李清。“表哥,有礼了,”邝露起身微微福身。看着手里的昙花,本来饱满的花瓣已经被她撕掉一半了,邝露微囧。

李清看着她清澈的双眼闪闪烁烁像是要把他迷晕,“表妹,你觉得我如何。哦不,我是说,我是说你相信我,我会是一位好丈夫,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说完这句话,李清飞也似起身跑开了。

邝露看着他逃走的背影张了张口,本来该害羞的人不应该是她吗?已开始紧张的情绪似乎没那么强烈了,原来大家都很紧张嘛。邝露想起李清那张清冷的脸上刚刚透出来的小红晕,不由得笑了,可能成婚也没那么差吧。

没有人发现房梁上的雕刻的青龙眼眸闪过一瞬流光,堂堂天帝竟听人壁角。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那一脸娇羞的样子,真是令人不忍直视,哪有他半分稳重的样子,邝露一定不会喜欢的,“哼,就是个小毛孩而已。”他故意让自己忽视邝露离去时哼着小调。

三个人的缘分不过是刚刚开始。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司悦-梅香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