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龙

02

回到天上的润玉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怎的又来到昔日的布星台,代班的衡云仙人正在布苍龙九星之象,贪狼在右,天辅与天心相连,头尾天蓬与天柱遥相呼应,其他星云穿梭期间,“右边的贪狼再高点,”衡云依样改正,突觉不对,回头一看,惊得急忙行礼:“陛下。”

润玉拂手让她退去,“你休息去吧,今晚我来守夜。”

还是那么清冷的夜空,只不过那个一直夜夜陪着他观星伴月的却人不在了,他又想起了那段下凡历劫的日子。

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大婚之夜。“公子,前厅客人都到了,老爷叫你快点出去敬酒呢。”是了,他今日成婚,铜镜中可不正是一位身披红衣的新郎官,他随着小厮来到前厅,寒暄之声不绝于耳,原来他竟是武林世家林语山庄的二公子。“林源,快过来,你大伯父等你很久了”那是他的父亲,“大伯父久等了,小侄敬您一杯。”

“哈哈,贤侄今日喜得佳妇,大喜啊,可不是人人都有福气渠道武林第一美人白月的。”大伯笑得很灿烂。一杯,两杯,敬酒的人前仆后继,大有誓要灌醉他之意。

正是酒酣饭饱之时,突然传来一阵刀剑之声。“公子不好啦!”一个满身剑伤的小厮跑过来,“寒水宫的人打进来了。他们在后院...”还没说完就咽了气。

林源打了一个激灵,后院,新娘子还在后院呢。他赶紧带着护院弟子跑向后院,只见一片狼藉,一身红衣的白月被贴身侍女护在里屋,还好,她们都受过训练懂些武艺。很明显寒水宫为何人而来。

林源带来的人进入战场后局面瞬间得到改善,外围的护院也陆续赶到,寒水宫的人现败退之势。就在所有人都要被生擒捕杀的时候,白月突然被一个女侍卫推了出来,寒水宫的人瞬间将她圈住,两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局面瞬间安静,“我放你们离开,放了她。”林源沉声道。寒水宫的黑衣人仿佛在思索怎么全身而退,一边向门口退去,一边聚成一团。正在他们要退出门外的时候,见即将安全逃离,按宫主所言,如果白月抢不回去就杀掉她,刀锋一转,正欲下手,突然被人一推,白月往前一扑顺势打了个滚,护院立时把人护住,而那个推他的人则被黑衣人反手直插心脏,“撤!”一行人翻身上马,向远处遁去。

林源喝道:“追!一个不留!”护院弟子领命打马追去。他赶紧上前查看那名无辜勇士,“!”是小师妹陆音。她还有一息尚存,林源抓住她缓缓抬起的手,他不懂,“师兄......我只有一个心愿,你.....你和师姐好....好好过,不要为我难过。”说完这句,那双清澈的双眼便缓缓合上了。

林源突然感觉到有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没过几天,追捕凶手的家丁来报。“寒水宫的余孽已清除干净。”林源摆手,“知道了。”

神仙眷侣,佳偶天成。和预想的没什么差别,白月是个好妻子,他没想到的,白月都想到了。为小师妹整理身后事,无不妥帖,礼节进退,完美典范,她甚至要求每年夫妻两一起祭拜小师妹,说要永远记得小师妹的恩情。

林源很喜欢白月,和白月订的是娃娃亲,两家都是武林世家,通家之好,喜结良缘本就是顺理成章,林源和白月也很争气,一个英气不凡温文尔雅,一个大方开朗,得体优雅,不可谓不是金玉良缘。日子一天天过去,白月与他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只是结婚七年,比起年少的怦然心动至死不渝,剩下的只是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平静。终于有一天,林源听到些传闻,小厮追风不敢隐瞒,“夫人很喜欢去西山的白龙寺,一待就是几个时辰。您的好友李斐凑巧也经常去,故有些闲话。”

他不相信,白月不会这样对他。他也问不出口,他对两人的品行有自己的坚持。

他没想到,耐心等来的是白月的和离书。“理由?”白月哂笑,“师兄,你觉得我们是夫妻吗?”没等他回答,白月又继续说,“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花样的衣服,爱吃什么糕点,最擅长什么菜式,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还是冬天?”林源本能的想反驳,张张口却哑口无言,是的,他不知道,但是那又怎样?白月见他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淡淡的喝口茶继续道,“但是你却记得小师妹最喜欢青色纱衣,最爱吃桂花糕,最擅长红烧鲤鱼,她最喜欢冬天对不对。”林源此时知道不论他怎么回答,白月都有了答案。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你每年去祭拜他都是冬天,每次都要置办不同的青色衣裳,竹纹的,绣着萱草的,扎染的;每次都带着一碟桂花糕,还有你每次上酒楼都爱点一道红烧鲤鱼,但从不动筷,因为你根本不吃!”白月说到最后渐渐有些怨气,“我终究是比不过死人的。”

林源看着手上的和离书,他想说不是的,我是爱你的,“你知道的,我对小师妹只是感恩,因为她救了你。”白月连微笑都不想维持了,“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她指着书房暖榻上的棋盘,“那你为什么再也不下棋了?难道不是因为她再也不需要你教他下棋了?”

白月叹了口气,似乎是再也不耐烦了,“李斐对我很好,我必须要给他一个名分,反正我们夫妻好聚好散,我放你去山林,你放我入市井,签吧。”

林源看着她,终是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是那么隽秀清朗的魏碑体,“你看,你根本没有多伤心嘛。”白月似是愤怒到极点又失望到极点。

“我和李斐没在一起,我和他打了个赌,赌你会不会签字,”白月口气重归平淡,“如果你签字我就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你坚持不签字我就继续守着你。可笑,我竟以为你对我是不同的。”

林源沉默,“祝你幸福,需要帮忙随时找我。”白月愤而起身,“不必了。”

林源看着她走远的身影,他竟没有一丝想要冲上去挽留的冲动。

“老爷,今日还去城郊吗?”门外的追风小心翼翼的问,对了,今天恰逢每年那个日子,“去,备马。”

城郊坟冢,陆音静静的躺在这里。他仿佛看见那个永远跟在他和白月屁股后头的青衣少女,每次他被师傅罚跪,陆音都会偷偷的送来几块桂花糕,小女孩的解馋玩意曾经填饱了的饥肠辘辘的少年,为什么当初没有发现呢?吃了她那么多顿红烧鲤鱼,从一开始的强迫试吃到后来的纯熟鲜嫩,他都应该发现她的心思的。可是他没有,或许是因为就连陆音都一直坚信他和白月才是最合适的。 

林源回归单身之后就没有再娶,他好像没有了爱人的需求,就这么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人生百年,五十年转眼即逝,自从患上腿寒之疾后,慢慢就需要轮椅代步了,从青年时期的被人嘲笑到暮年之时被广为赞誉的深情专一。不过是一年又一年的祭拜而已,那个青衣少女永远的留在了那个大婚之夜。

林源正推着轮椅回马车边,忽然不知哪里闯出来几个顽童不当心挤了他一把,本来冬天路面就比较湿滑,轮椅像是突然借了力,飞速向前滚去,等小厮跟过去,却发现轮椅带人一起撞在了山脚的一棵大树边,林源闭眼的前一刻还在想,“这回我终于可以去见小师妹了。”

一片强光闪过,旭日东升,趴在瞻星台的润玉被朝阳唤醒了双眼,他又梦见下凡的事了。天地归位,不用问他就知道那个陆音就是邝露,但是等他去寻邝露,她早已不见踪迹。想起这事,他又记起昨夜那个表哥,掐指一算,可不就是痴情不改的琼海七皇子。

他还有很多话想问问邝露,正要下凡,太巳仙人来了。

 

(生气的天帝气呼呼的上班去了。休息休息一下~)


评论
热度 ( 26 )

© 司悦-梅香若白 | Powered by LOFTER